汪汪汪( ̄▽ ̄)

【玫瑰】似水流年

Vinia:

阿奎罗最近睡眠质量很不好,整晚整晚的做梦。醒来后累得不行,心里却是酸酸甜甜的,够他不经意的笑一整天,怀念一整天。


梦里的那个少年,圆圆的脸,笑起来大大的酒窝,长长的头发拨到耳后,露出白净的脸庞,一点不像阿根廷人的样子。坐在少年旁边的阿奎罗,咬着叉子有点闷闷不乐的看着陌生的少年和周围的人聊得热闹。17岁的阿奎罗看不清自己的心情,只觉得像被人抢了自己的东西一样不开心。于是他轻轻的戳了戳少年的胳膊。


“呃……你叫什么?”


少年稍稍愣了一下,旋即明朗的笑开。


“Lionel”


阿奎罗盯着那张满是笑意的脸眨了眨眼,心想“这不是和我名字差不多嘛。”


“那你姓什么?”


“Messi”


阿奎罗轻轻点了点头,突然又感觉自己周围的气氛不太对,转头看看对面的加雷和佛尔米卡,一脸憋笑快憋死的表情。


“喂喂,你们这是怎么了啊?”


被阿奎罗发现的两个人索性哈哈大笑起来,一瞬间专属于少年们的爽朗笑声充满了整个餐厅。


“你居然不认识他?!”


佛尔米卡在阿奎罗不太高兴的目光里勉强忍住了笑,可是那话中明显的诧异调笑的语气还是让他不太高兴。阿奎罗撇了撇嘴开始在他那个不太好用的脑子里慢慢的搜索着和这个名字有关的一切,然后恍然大悟般的拍了下自己的大腿,又拍上了身边少年的肩膀。


“我知道了,你就是那个从巴塞罗那来的!我未来的室友啊!”


“嗯,是我。你好啊,阿奎罗。”


少年笑着伸出手,阿奎罗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轻轻握上。


“叫我Kun就好了。”


“嗯,那Kun就叫我Leo吧。”


阿奎罗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允许第一次见面的少年叫自己最亲近的名字,他只是觉得少年的笑容太暖太明媚,让他想要靠近一点再近一点。


这是阿奎罗最近做过的最完整的一个梦,虽然只是一个不过五分钟的过去,却深刻的像是一遍一遍的穿越时空回到过去又经历了一次又一次。早上醒来的阿奎罗还能清楚的察觉到那种烦躁,欣喜,小心翼翼的心情,混在一起暖暖的蒸腾出一丝甜甜的笑。他抬手抚上自己的心脏,轻笑自己怎么会那么早那么轻易就丢了心。


之后的梦里都是琐碎的片段。他梦到了那年被炙热的阳光烤得发亮的树叶,他梦到了他和莱奥一起住的那个小小的房间,还有通宵闪烁的电视屏幕,他梦到了莱奥在训练场上行云流水般的盘带和过人,他梦到了被教练训了一顿之后躲到一边悄悄对教练吐舌头的莱奥,他梦到了不经意间碰到的莱奥的手,他梦到了他们两个玩闹的抱在一起在地上滚来滚去,远处飘来的烤肉香和队友们大声的呼喊“你们两个再不来我们就全吃了!”,他梦到了专属于阿根廷的蓝天白云,和青草的味道,还有那时候的年少轻狂,说好一起在未来的一天带大力神杯回这片视足球为生命的土地。


大力神杯。


阿奎罗在半夜惊醒。


大力神杯。


他弯起膝盖用手环绕,把自己紧紧地抱住。


大力神杯。


阿奎罗想起了那个一路步步为营,一路披荆斩棘,一路努力一路欢笑一路充满希望的冬天。那个最遗憾的冬天。阿奎罗还清楚的记得在那个寂静的冬夜,谁都没有力气说一句话的寂静房间里,坐在他身边的莱奥轻声地对他说


“kun,我真的带不走它了。”


阿奎罗不记得那天晚上莱奥是什么时候上床睡觉的,也不记得莱奥到底有没有说了些别的什么,他只记得那晚的电视里一直播着世界杯冠军,世界杯冠军夺冠,世界杯冠军颁奖典礼,世界杯冠军采访等等等等与世界杯冠军有关的一切,而那些人,不是他,不是莱奥,不是他的兄弟们。阿奎罗觉得眼睛酸酸的,却不知怎么的,流不出泪,只是呆呆的坐在那,看了一夜。后来的后来,又四年过去了,莱奥决定离开国家队,离开这些自豪又沉重的期待,离开这片热情又悲情的蓝白,以后的他只是默默的看着,祈祷着,盼望着,却无论什么都再与他无关,无论什么结果他都再无能为力。莱奥在国家队的最后一晚,依然寂静的房间,阿奎罗沉默的坐着,莱奥早就告诉了他离开的事情,但他还是不能接受,或者说,不想接受。莱奥转身抱住了阿奎罗,在他耳边轻轻的说


“kun,你看,四年前我果然没有说错。”


阿奎罗在听到这句话后眼泪绝提,比四年前的绿茵场上哭的还要难过。他最爱的莱奥,他最爱的莱奥最想要的金灿灿的糖果,他自己拿不到。踮起脚尖,伸长手臂,怎样努力也拿不到。可是,最爱莱奥的他,同样拿不到。他想起了四年前的自己,想起了自己为什么流不出泪。也许那时的自己还是心存侥幸的吧,还是宁愿相信着四年后的那一天,他和莱奥一定会把那个金灿灿的奖杯带回阿根廷,成为装点蓝白之间的最璀璨的光芒。可是现在,一切的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他们,都再无机会。


阿奎罗在有点凉意的夜半,缩在被子里在床上坐了很久,一直想着最后的那两届世界杯。他想,这是他这辈子都跨不过去的一道坎。虽然莱奥和他说过,没有缺憾怎么叫人生。可他还是不愿意,不甘心,不死心。阿奎罗觉得整个后背已经麻木到没有一点感觉,他慢慢的躺下,看到窗外微微泛白的天色,忽然很想莱奥。抓过手机,打了电话过去,明显没睡醒的声音喃喃的说着喂,软软的,听的阿奎罗莫名的安下了心。


“leo,我想你了。”


“。。。我才走了一天。你是自己睡不着么!”


“才没有呢!”


“那是做恶梦了?”


“不。。。不是。”


阿奎罗觉得虽然和做恶梦的结果是一样的,但这也不算是噩梦吧。嗯,不是。


“kun,多少年了,该过去了。”


莱奥在那边沉默了一下,淡淡的吐出这句话,像是在阿奎罗的心上不轻不重的给了一下,打破了阿奎罗那颗像是饱满浆果的心,一瞬间,酸酸涩涩的。


“你。。。你说什么呢,我才不知道呢。”


“别装了,我还不知道你嘛。”


阿奎罗小心的吸了吸鼻子,不想被莱奥听到。


“好啦,一把年纪了哭什么哭。快去睡觉,睡醒了我就回去了。”


“嗯。”


阿奎罗挂掉电话,缩在被子里,在天色大亮的时候沉沉睡去。梦里他想,为什么我不说这个人却什么都知道,为什么这辈子就输给了这个人,为什么输的如此,心甘情愿。


阿奎罗继续做着梦,依旧是零星的片段。他梦到了那年的奥运会,一头长发的少年们在绿茵场上肆意的奔跑欢笑,那枚金镶玉冰凉又温润的触感清晰异常。他梦到了看着冰糖葫芦时莱奥闪闪发光的眼睛,和被酸的呲牙咧嘴的样子。他梦到了美洲杯时跳到他身上怒吼的莱奥,和那个满是汗水与热度的怀抱。他梦到了联赛相遇时他总是不自觉的想要退到一边静静的看莱奥舞蹈的心情。他梦到了英国总是阴郁的天气,他梦到了马德里全年不停歇的喷泉,他梦到了巴塞罗那,他梦到了布宜诺斯艾利斯,他梦到了罗萨里奥,他梦到了独立队的小小训练场,他梦到了赤脚踢野球时地面炽热的温度。他梦到了没有那个人参与的短暂岁月,毒辣的阳光,干燥的热风。他梦到了与那个人一起的大半个人生,绚烂的彩虹,绵长的流水。


阿奎罗睁开眼时已经快要正午,他揉揉眼睛走出卧室,看到的就是那个人,那个在自己的梦里不断出现的那个人。但不是那个绿茵场上的精灵,他围着格子围裙,在灶台边和各种蔬菜肉类较劲,现在的他只是一个平凡到不能再平凡的简单的,阿根廷人。现在的他不是属于全世界的球王梅西,只是他一个人的最爱的莱奥。


“哦,你醒了,真够能睡的。快去洗漱,吃饭了。”


莱奥端着一盘菜转身,看到傻傻的站在一边的阿奎罗,无奈的笑笑。阿奎罗看着他也暖暖的笑开,走上前抱住他,轻轻吻在嘴角。看到一边小心的端好盘子一边努力想要推开他的莱奥,阿奎罗心满意足的松手去洗漱。他还是和以前一样喜欢小小的作弄莱奥,看他懊恼的样子,也许只有他知道,那样的莱奥真是可爱到不行。


“啊对了,蒂亚戈说下午要和本哈明来看看。”


“这两个小子,休假这么久才想起我们来嘛!不见不见!”


阿奎罗含着一嘴的肉口齿不清的抱怨着。


“你爱见不见,人家又没说是来看你的。没准是想我了呢,哼!”


“哼,你要这么说那我还偏要见!”


“随便你~”


莱奥嚼着肉掩饰着小小的得逞的笑容,笑阿奎罗还像个小孩子一样好骗。他却不知道他们两个都像是没长大的孩子一样。


每次蒂亚戈和本哈明来看他们都要有的一个环节就是被这两个老球王考察球技。于是在那个暖洋洋的秋天的午后,在家附近的那块小球场上,这两个已然接了他们的父亲的衣钵,承了他们美名的球星认真的展示着他们引以为傲的一切。阿奎罗因为昨天晚上没有睡好,慢慢的躺到了草地上昏昏欲睡起来。他又一次的做起了断断续续的梦。他梦到了捧了世青赛金球的莱奥大笑着指向他,那时莱奥18岁,他17岁。他梦到了奥运会结束后他们两个搭着各自的肩膀大声的唱着跑了调的阿根廷歌谣,那时莱奥21岁,他20岁。他梦到了美洲杯最后的失意落寞,紧紧的拥抱,轻声的安慰,那时莱奥24岁,他23岁。他梦到了世界杯后留下的眼泪和莱奥红红的眼眶,那时莱奥27岁,他26岁。他梦到了莱奥离队的欢送晚宴,他借着醉酒深深的吻着他,不愿放手,那时莱奥31岁,他30岁。他梦到了和他一起打实况还是耍赖着要赢最后一盘才肯去睡觉的莱奥,那时莱奥38岁,他37岁。他还梦到了好多好多,只是这次,他轻轻的笑出了声。


莱奥听到轻轻的笑声,扭头一看原来是阿奎罗。莱奥伸手推他,想这个傻子到底做了什么美梦。阿奎罗被莱奥推醒,眨眨眼睛恢复着焦距。慢慢看清了身边的莱奥,有点泛白的头发,可眉眼依旧是少年时的模样,笑起来能温暖整个冬天。他又看看不远处奔跑的两个已经不算年轻的孩子,像是他们年轻时的样子。他又一次的轻声笑起来,推一把旁边的莱奥,眼睛亮亮的,像是天边的星。


“呐呐,leo,实况还是我比较厉害,输给你是想你快去睡觉啦,哈哈哈~”


莱奥听着阿奎罗完全不着边际的话,摸不着头脑,傻愣愣的看着他,结果被他一把揽到怀里,紧紧抱住。


阿奎罗想,他们年轻的时候只有为了国家战斗的时候才会在一起。回到俱乐部,为了让自己更好的成长,阿奎罗没有选择和莱奥成为队友,而是成为对手,甚至为了更好的以后远走英国。退役回阿根廷之后也不在一起,只是偶尔联机打次游戏,直到现在,他们才能好好的陪在彼此身边,寸步不离,像小时候一样在绿茵场上晒太阳,看儿子们踢球,说着看那小子和你年轻的时候一样。阿奎罗想,他们真的错过了太多太多的时间。不过,还好他们现在能够这样相互陪伴,不再关心球王是谁,属于他们的时代早已过去,现在的他们只是两个相依为伴的,几乎把整个人生都赔给了彼此的,白发苍苍的老人。


阿奎罗摸摸莱奥依旧柔软的头发,抛开了有点酸涩的心绪。他想,有一个人能陪你从少不懂事到初长成人到父爱如山到幸福美满再到孤苦伶仃,有一个人能陪你默默无闻同看凡世风景,能陪你世界之巅共度风风雨雨,又能陪你归落尘土齐享事事平常,你做什么我都会支持你,你在我眼里好过世上任何,这样的人生真是何其有幸。人一辈子能遇到几个这样的人,有的人,穷极一生都得不到。


阿奎罗抱着莱奥又说了好多好多,但是莱奥全都记不清了,唯一记得的一句就是


“leo,有你在,真好。”


微凉的秋风吹得树叶沙沙作响,讲着谁的陈年往事,叹着谁的似水年华。






评论

热度(26)

  1. 汪汪汪( ̄▽ ̄)Vinia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