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汪汪( ̄▽ ̄)

這真是太甜了!!!

左右都是CM:

米又又:

【CM】sweet dreams inside

•Late happy Halloween, people!
•梗与左太一致的,Vampire!Cris/Ghost!Leo 小段子

Leo注视着街角路灯下哭着闹别扭的小男孩。金色的头发因为在父亲怀里磨蹭变得乱糟糟的,光泽像蜂蜜一样。小脸憋得通红,大大的眼睛蓄满了泪水,显得可怜而可爱。但是他抽抽噎噎地带着哭腔抱怨的话就有些伤人……不,伤鬼了。
“我,我不要披着床单,这一点,一点也不酷……”
Leo一脸难以置信地转头看向了蹲在背光角落里精心地磨着指甲的Cris:“你们这里的孩子怎么回事,鬼难道不应该就是这样的吗?” 他撩起了垂到脚踝的虚无的白床单,露出了苍白的腿和——不知道为什么颜色非常鲜艳的裤衩。
Cris挑起了一边眉毛。
Leo叹了口气:“我随手从柜子里拿的旧衣服,反正外面披着白布……”
Cris大声批评到:“你的时尚品味让我想死。”
Leo毫不服气地针锋相对:“说得你好像没死一样!”
斗嘴的一鬼一吸血鬼突然在沉默了几秒钟之后爆笑出来,Cris站起来隔着白布揉了揉Leo的头发:“行了行了,小鬼,让我们去捣蛋吧。”
Leo耸肩:“我更想直接去要糖而不是制造恐慌。”
Cris用尖尖的指甲戳他的背:“今天怎么会有人吓到呢?”

事实证明也是有鬼会被裂口女和会动的蛇发吓得逃之夭夭的。Leo扶着墙呼吸着对他来说其实不存在的空气,叼着随手顺来的棒棒糖压惊。Cris跟在后面笑得嘎嘎的。
“你真像大乌鸦。”Leo对着他翻了个白眼。
“吓坏了吧,小白球?”
“都是什么鬼啦,美杜莎?美杜莎勉强可以算,可是为什么会有能喷火的机器人……”
“那是X铁侠,我们一起去看的电影,不记得了吗?”
“我更喜欢比较写实的作品,比如婴儿怨之类的。”
Cris忍不住回了个白眼。他从Leo身上摸出了一粒番茄软糖嚼了起来,牙齿被汁液染得血红。
“想要的话自己去讨啊!”Leo跳,不,是飘起来打了他的头。
“是你不让我今天狩猎的。”吸血鬼故意捏出了委屈的音调。
“今天可以吃糖。而且你可以二十年不吃东西,而不是两天,吸血鬼R。”
“我没有你的……身材优势。”
Leo这次踩了他一脚。
吸血鬼一把搂过了身材矮小的幽灵,把兜在他身上的白床单扯走。
“我的天,你要剪头发了。”他看着幽灵微妙地不知道为什么会生长的卷发感叹了起来。“这样看起来真土,你的被单呢我想再给你盖回去。”
Leo没给他机会,他踩在Cris的脚上颇有气势地拉住他亮粉色的衬衫领口。
“你到底要不要接吻?要还是不要?”
Cris用行动说明了选项。
他不得不承认幽灵的卷发虽然不时髦,但让他看起来更像个挺可爱的孩子。
“Leo,我饿了……”他危险地在鬼魂耳边诱惑地说。
Leo把他推开了:“我还没要够糖。回去再说。”
Cris无奈地跟在他后面:“万圣节一年就有一次啊Leeeeeoooo……”
两个鬼还是挨家挨户地敲门走过了两个街区,Leo收集的葡萄味珍宝珠在他的被单下面愉快地互相碰撞着。期间两个人过于“经典”的造型也被路过的兔女郎和猫女吐槽了一番。
“那个男孩子是在演吸血鬼日记吗?”她们窃窃私语。“嗯他弟弟是……迪士尼的那个什么幽灵?很可爱的那个?”
两个鬼默默地在心里翻着白眼。
不过显然中老年人还是很吃这一套,起码Leo收获颇丰。他也就原谅了小孩子们扮演成各种超能力者和动画片里的角色的行为。
他又拆开了一粒糖。
“我们过会儿去吓那些恶作剧的小混蛋吧。”Cris指着远处追着小女孩跑的十几岁的男孩子。
“夺取他们的糖作为惩罚。”Leo点了点头。“今天是我们的节日,我们的形象可不是这么被败坏的……”
“你还有那个黑加仑味的糖吗?”Cris突然问。“那个怪好吃的。”
Leo摇了摇头:“我在吃最后一颗。”
Cris只好勉为其难地从Leo嘴里尝那酸酸甜甜的味道了。
“所以我说你不需要在今晚狩猎,可做的事太多了。”Leo轻轻地说。
“嗯,我现在想的事也不是非要今晚……每天都可以……”吸血鬼舔着鬼魂冰冷的耳廓。
Leo露出了明亮的笑容。他抓住了吸血鬼的手指。
“但是这件事只有今天可以做。”
吸血鬼和幽灵在路灯下牵着手,穿过稀奇古怪的人流,南瓜灯照亮了积起露水的草地,空气里飘着甜甜的巧克力味。绿巨人和眼睛特别大的杰克打打闹闹,豌豆射手朝僵尸丢着巧克力。父亲抱着已经睡熟的金发男孩,白色的床单温柔地裹着孩子,他的眼泪已经干了,在恬静的梦里露出笑容。
“万圣节快乐!”人们互相祝贺。
“还不赖吧?”幽灵用拇指挠了挠吸血鬼的掌心。
“如果有个房间就更好了。”Cris微笑着说。
“那我们走着去找一个吧,夜还很长。”
“是啊,夜还很长……”



fin

评论

热度(18)

  1. 汪汪汪( ̄▽ ̄)左右都是CM 转载了此文字
    這真是太甜了!!!
  2. 米又又米又又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左右都是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