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汪汪( ̄▽ ̄)

时间你好

老闆這溫柔勁兒,真的特別適合養孩子...滿滿的愛啊!!!

祝长生:


梅西:每天晚上我都要哄奥古斯丁(梅西的侄子)入睡,一开始我的办法是唱摇篮曲,但哥哥和嫂子经常会忍不住笑我,甚至奥古斯丁听到我唱歌反而不睡了,也跟着笑。后来我就不唱了,只抱着奥古斯丁来回踱步,轻轻地摇晃,哄他入睡,他一会儿就能睡着。有一天我也会有自己的孩子,但不是现在,我还太小。——《世界体育报》2005年

  

         


                                  


巴薩的黑又硬今年賽季把病床都躺了一遍 T____T

激勵一下自己

麥可.菲爾普斯(Michael Phelps)在今年里約奧運,以22面金牌續寫傳奇。但他也是個普通人,會遭遇困境,橫禍。我們不禁感到好奇,是什麼樣的方法,讓他得以持續表現傑出?在《》中就透露了不論面對什麼情況,他都只遵守十條「法則」,這才是協助他締造傳奇的秘密武器。

1. 為了願景而相信不可能

「法則」始於一個基本要素:一個願景。你必須知道在未來某一天,你想站在哪個地方,這能使你亢奮並激發情緒。而一旦把這件事放在心上,你才能會了達到目標而規劃藍圖。

至於開始的方法,你可以先找一個讓你覺得舒適的地方,可能是契合你身體的老舊沙發;或者某家咖啡廳。然後單純問自己:我現在在哪?我可以去哪裡?任憑白日夢馳騁,然後抓住現在離自己最近,可以馬上去做的那塊雲朵,這就是你的願景。

2. 採取全力以赴的態度

不要用「贏」來形容正確的態度。因為金牌或是其他跟別人競爭的獎項都是在掌控之外,我們無法保證比賽當天,另外一位參賽者是否會游得比你還快。

況且贏並不具體,這會讓你無處規劃與努力,所以應該把目標放在「掌控內」的東西,像是「世界紀錄」。因為記錄不會跑,而且是個量化的目標,只需要不停問自己「我還能多做些什麼」就好。把注意力放在換取每一秒鐘的進步,就足以降低干擾,並使你全力以赴。

3. 規避風險會限制成就的大小

你要透過冒險成長,也要透過冒險來實現夢想。某種程度上,冒險會提供你上路需要的燃料。因為人一旦達到某種舒適的程度,就會有自滿的傾向。所以不停將自己承擔的風險調高,才不會停滯不前。

然而,沒有人是天生的風險偏好者。所以你必須像鍛鍊身體一樣,訓練你對風險的承受能力。先從小事開始,學會接受一些負面的結果,如失敗。之後你會瞭解成功與失敗有如潮起潮落,平靜看待失敗,從中擷取能量,最後享受成果。

4. 抄短路,只會讓你的願景「短路」而已

有了願景,才能畫藍圖。而藍圖,就是通往夢想的路線圖。菲爾普斯為了每次的奧運會制定1068天的計畫,並透過漸進式的中期目標,訓練腦袋去習慣挑戰和期待。簡單來說,就是在跑之前,先會走。否則光是臨戰的壓力就會把你壓垮。

達成目標的過程,是漸進的,而非躍進。你需要依靠每次的小目標來評估計畫的可行性,並進行修正。每次的修正,都是對過去行為的反省。所以再執行修正完畢的計畫時,就可以只專注在未來,因為過去的錯誤已經納入計劃內。

5. 擁有慣例,成功就會變成慣例

有了願景、態度、計畫,現在我們要把這些特質融入日常生活中。方法是這樣的,如果你想要擁有成功,在每一天,或大部分日子里起床時,它們應該被擺在當日行程的最頂端。

這很困難,所以它會排除大部分的競爭者。至於你,可以考慮將習慣賦予使命感:像是「一年365天,一天24個小時都要當一個精英」。因為努力無法保證成功,但投入越多有質量的時間與努力,起碼會減少起步與成功間的距離。故想成為什麼,就從24小時扮演什麼開始吧!

6. 團隊支持成就個人表現

想實現願景,你還需要支持者,可能是朋友、家人、老闆。這張清單可以無窮無盡,也可以只有少許人。但重點是,你終究需要依靠這些人,不論是為了建議,還是成功後的慶功宴。

在多數領域中,成功來自合作關係,而非單獨行動。所以當你開始為自己的願景組合一個支援團隊時,可以先自問:「我可以在哪裡得到進步?誰可以幫助我進步?」這個簡單問題將會引領你找到一群人,並在更大問題發生時,得到解方。

7. 難熬的時候,說服自己找回專注

在逐夢路上,最關鍵的元素就是熱情。但是,任何人都會有面臨低潮的時刻。為了預防熱情下滑時,你需要事先準備興奮劑。

首先它可能是不同於願景的興趣,這特別重要。不要因為願景太過重要,而忽略掉其他興趣。這些次要的興趣,有時候反而可以提供你很需要的觀點。或是找尋志同道合的同伴,因為他們也經歷過同樣的問題,所以往往可以在關鍵時刻激勵你重回軌道。

8. 逆境會讓人變得更強

「所謂成功,就是即使歷經一次次失敗,卻不失去熱情。」這也是恢復力的貼切定義,為了培養恢復力,可以在平時讓自己跨出舒適圈,或刻意尋找壓力來源。這樣當真正的挫折到來時,你就能以更平靜地態度處理當下的情緒。

9. 在最好的時機表現自己

因為遵循法則,在生涯中最重要的一刻,你比以往更瞭解自己。但你會獲勝嗎?不知道,還記得我們為何不要將目標定在贏嗎,因為你不知道會不會出現神一般的對手,想像菲爾普斯跟你同場較勁?

所以,你只要屏除雜訊,「專注」當下。像游泳,在當下你不應該想獎牌、獎金、贏過別人。而是只想如何更快從A點到B點,這會讓你更容易發揮正常,甚至超越以往的自己。

10. 法則關乎的是過程而非結果

要達成夢想的願景,會犧牲很多。我們會花費再也拿不回的時間,逼自己完成每日的代辦事項,還需要找方法對抗生理與心理的疲憊。

然而,當「完成」的時刻到來,我們一定要停下腳步,反省與思考被完成與發現的事。如果你成功,就狂歡吧;但如果成功沒有找上你,也請為走過的路和沿途的風景與學習慶祝。經驗會化為回憶,而回憶比獎盃更有價值。

http://www.msn.com/zh-tw/news/living/%E8%8F%B2%E7%88%BE%E6%99%AE%E6%96%AF%E7%9A%84%E9%87%91%E7%89%8C%E7%AD%96%E7%95%A5%E6%8C%91%E6%88%B0%E6%84%88%E5%9B%B0%E9%9B%A3%EF%BC%8C%E5%81%9A%E7%9A%84%E4%BA%8B%E5%8F%8D%E8%80%8C%E8%A6%81%E6%84%88%E7%B0%A1%E5%96%AE/ar-BBvAGPf?li=AA4REf&ocid=spartandhp




大家別再綁架他了

阿根廷也是!巴薩也是!

你們問過他願不願意了嗎?每個人都在逼他做決定....

巴薩真的要幫他,應該是提出法律實質的諮詢,或舉出其他類似的案例協助他解決,而不是發起蒼白的社群聲援活動,那只會把他名譽受損的是弄得越來越大而已並沒有實質上的一點兒幫助。

到底是哪個腦殘的高層發出這樣腦殘的活動!

都忍不住希望煤球轉隊了.....實在太生氣!

RIP....謝謝你的陪伴!!!

足球同人問卷

 @Koala 


請填入你所認識的15位球員

 

  1. 球哥
  2. Kun
  3. 牙牙
  4. 馬兒
  5. 票哥
  6. 托哥
  7. 水爺
  8. 卡卡
  9. 大佬
  10. 皮克
  11. 小馬哥
  12. 拉基
  13. 小白
  14. 阿爾維斯
  15. 辣味雞

 

 

 

1. 你有看過6/11的同人嗎?你會想看嗎?

你有看過托哥/小馬哥的同人嗎?你會想看嗎?

 

這兩個人應該完全沒有交集吧???感覺有也非常奇怪。

 

2. 你認為4性感嗎?有多性感?

你認為馬兒性感嗎?有多性感?

 

有時候吧!在他不殺馬特的時候。有點像東方人的面孔有加分!

 

 

3. 如果12讓8懷孕了,他們會如何反應?

如果拉基讓卡卡懷孕了,他們會如何反應?

 

拉基應該會跟現在一樣每天大秀恩愛吧!!!

卡卡每天在跟上帝懺悔,然後繼續秀恩愛,哈~

 

 

4. 你可以回憶起任何關於9的同人嗎?

你可以回憶起任何關於大佬的同人嗎?

 

Koala的那篇失戀的球哥和那個有點疏遠卻又暖暖的攝影師大佬

 

5. 2是否跟13很配?

Kun是否跟小白很配?

 

除了小白和球哥一樣白的這個點外,我想不到任何Kun和小白配的理由!

 

 

6. 3/10、或者3/7,你覺得如何?

牙牙/皮克、或者牙牙/水爺,你覺得如何?

 

牙牙/皮克:感覺忠厚的牙牙會每天被皮克耍著玩。一直被各種嫌棄胖之類的….

牙牙/水爺:這是兩隻野獸互相撕逼啃咬的恐怖片!!!

 

7. 如果1看到14跟5在H,你認為1會如何反應? 

如果球哥看到阿爾維斯跟票哥在H,你認為球哥會如何反應?

 

先是覺得驚悚!!!

然後瞬間秒懂難怪你們要在媒體上撕逼啊~~~認真的點頭後,默默把門關上!

 

 

8. 8什麼地方迷人?

卡卡甚麼地方迷人?

 

其實我也很想知道~~~卡卡真的不是我的菜(哈) 但氣質真的好!

 

 

9. 5/8有沒有可能會是很可愛的配對呢?

票哥/卡卡有沒有可能是很可愛的配對?

 

官配沒得商量

 

 

10. 10對你來說,是攻還是受?

皮克對你來說,是攻還是受?

 

攻吧,這麼大隻還這麼二的小受也太恐怖了~~

請告訴我可以駕馭的攻在哪???

 

 

11. 如果想讓7跟別人H,你認為甚麼樣的情節適合?

如果想讓水爺跟別人H,你認為甚麼樣的情節適合?

 

只要對方是托哥,什麼情節都不是事!

 

 

12. 你朋友的名單裡有人看過14的同人嗎?

你朋友的名單裡有人看過阿爾維斯的同人嗎?

 

沒吧!!!不過開始幻想有人寫二哥和票哥的故事….突然陰風陣陣

 

 

13. 你朋友的名單裡有人看過3的正常向文嗎?

你朋友的名單裡有人看過牙牙的正常向文嗎?

 

牙牙自己的愛情故事就夠美的!其他寫手還寫不來!

 

 

14. 你朋友的名單裡有人寫或者畫15嗎?

你朋友的名單裡有人寫或者畫辣味雞嗎?

 

沒人寫,但我覺得辣味雞超帥~~~!!!

 

 

15.你朋友的名單裡有人寫12/15/9配對的同人嗎?

你朋友的名單裡有人寫拉基/辣味雞/大佬配對的同人嗎?

 

沒有!這是蘑菇燉雞湯的節奏XD

 

 

16.遇到甚麼事,才會讓4發瘋般的大叫?

遇到甚麼事,才會讓馬兒發瘋般的大叫?

 

感覺無時無刻都在發瘋和大叫怎麼辦?

這傢伙每天都很high!青春無敵啊!!!

 

 

17. 如果要你寫一首歌的名字來代表6,你會選哪個?

如果要你寫一首歌的名字來代表托哥,你會選哪個?

 

許美靜的城裡的月光

托哥在我心裡就是這麼安靜、溫暖又美好,永遠默默地為朋友祝福

 

18. 如果你要寫一個12/8/7配對的文,你將怎麼寫開頭的文章尺度?

如果你要寫一個拉基/卡卡/水爺配對的文,你將怎麼寫開頭的文章尺度?

 

拉基是警察,水爺是混混,被拉基抓走當線人,然後卡卡是心理醫生之類的,幫兩人開導心理問題…

 

 

19. 如果2要對1說一句話,你認為是甚麼? 

如果要Kun對球哥說一句話,你認為是甚麼? 

 

「全世界只有你不懂我愛你!」

 

 

20. 你上次看11的同人是在甚麼時候?

你上次看小馬哥的同人是在甚麼時候?

 

去年暑假吧!和球哥,小馬哥是世界上和球哥在一起最長時間的球員了!

 

 

21. 你認為6最大的不為人知的怪癖是甚麼?

你認為托哥最大的不為人知的怪癖是甚麼?

 

其實很喜歡維多利亞的秘密的內衣….哈哈哈哈,但是因為臉皮薄所以叫阿水幫他買!!!

 

22. 你認為4會跟12發生H嗎?清醒的狀態下還是宿醉的狀態下?

你認為馬兒會跟拉基發生H嗎?清醒的狀態下還是宿醉的狀態下?

 

有可能!!!這兩個都挺有潛力的!!!不論清醒或宿醉。

 

 

23. 如果4/8是一對,誰是在上面的?

如果馬兒/卡卡是一對,誰是在上面的?

 

互攻互攻~~~

 

24. 「1跟9本來一直很開心的在一起,直到9跟7跑了。1非常傷心,後來跟8有了一夜情,又跟12有了一段簡短並且不開心的關係,後來他聽從了6的建議,終於找到真愛也就是5。」

——如果這是一篇同人,你會給它甚麼題目?寫出3個會讀這篇文的朋友,再說出一個會寫這篇文的人。

「球哥跟大佬本來一直很開心的在一起,直到大佬跟水爺跑了。球哥非常傷心,後來跟卡卡有了一夜情,又跟拉基有了一段簡短並且不開心的關係,後來他聽從了托哥的建議,終於找到真愛也就是票哥。」

——如果這是一篇同人,你會給它甚麼題目?寫出3個會讀這篇文的朋友,再說出一個會寫這篇文的人。

 

題目:新、羅密歐與茱麗葉

完全可以寫成一篇文啊!!!大佬應該是被水爺綁走的吧!要不然怎麼捨得可愛的球哥。球哥傷心之下和婚變的卡卡發生一夜情,事後卡卡避而不見(上帝是不允許這禁忌的愛戀的),這時候又遇到梅吹第一號的拉基,但拉基也不是傻瓜,很快就清醒過來球哥的心並不在自己身上,果斷求去。球哥在街頭失意閒晃時遇到了托哥,托哥給他泡了杯熱可可,耐心的傾聽他訴苦,然後告訴他其實有一個人一直不斷追逐的他,最後CM圓滿了!!!(開心、灑花)XDDDDD

 

25. 如果11/8是原著本來的配對,你會如何? 

如果小馬哥/卡卡是原著本來的配對,你會如何? 

我應該滿臉的問號吧???哈


【玫瑰】似水流年

Vinia:

阿奎罗最近睡眠质量很不好,整晚整晚的做梦。醒来后累得不行,心里却是酸酸甜甜的,够他不经意的笑一整天,怀念一整天。


梦里的那个少年,圆圆的脸,笑起来大大的酒窝,长长的头发拨到耳后,露出白净的脸庞,一点不像阿根廷人的样子。坐在少年旁边的阿奎罗,咬着叉子有点闷闷不乐的看着陌生的少年和周围的人聊得热闹。17岁的阿奎罗看不清自己的心情,只觉得像被人抢了自己的东西一样不开心。于是他轻轻的戳了戳少年的胳膊。


“呃……你叫什么?”


少年稍稍愣了一下,旋即明朗的笑开。


“Lionel”


阿奎罗盯着那张满是笑意的脸眨了眨眼,心想“这不是和我名字差不多嘛。”


“那你姓什么?”


“Messi”


阿奎罗轻轻点了点头,突然又感觉自己周围的气氛不太对,转头看看对面的加雷和佛尔米卡,一脸憋笑快憋死的表情。


“喂喂,你们这是怎么了啊?”


被阿奎罗发现的两个人索性哈哈大笑起来,一瞬间专属于少年们的爽朗笑声充满了整个餐厅。


“你居然不认识他?!”


佛尔米卡在阿奎罗不太高兴的目光里勉强忍住了笑,可是那话中明显的诧异调笑的语气还是让他不太高兴。阿奎罗撇了撇嘴开始在他那个不太好用的脑子里慢慢的搜索着和这个名字有关的一切,然后恍然大悟般的拍了下自己的大腿,又拍上了身边少年的肩膀。


“我知道了,你就是那个从巴塞罗那来的!我未来的室友啊!”


“嗯,是我。你好啊,阿奎罗。”


少年笑着伸出手,阿奎罗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轻轻握上。


“叫我Kun就好了。”


“嗯,那Kun就叫我Leo吧。”


阿奎罗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允许第一次见面的少年叫自己最亲近的名字,他只是觉得少年的笑容太暖太明媚,让他想要靠近一点再近一点。


这是阿奎罗最近做过的最完整的一个梦,虽然只是一个不过五分钟的过去,却深刻的像是一遍一遍的穿越时空回到过去又经历了一次又一次。早上醒来的阿奎罗还能清楚的察觉到那种烦躁,欣喜,小心翼翼的心情,混在一起暖暖的蒸腾出一丝甜甜的笑。他抬手抚上自己的心脏,轻笑自己怎么会那么早那么轻易就丢了心。


之后的梦里都是琐碎的片段。他梦到了那年被炙热的阳光烤得发亮的树叶,他梦到了他和莱奥一起住的那个小小的房间,还有通宵闪烁的电视屏幕,他梦到了莱奥在训练场上行云流水般的盘带和过人,他梦到了被教练训了一顿之后躲到一边悄悄对教练吐舌头的莱奥,他梦到了不经意间碰到的莱奥的手,他梦到了他们两个玩闹的抱在一起在地上滚来滚去,远处飘来的烤肉香和队友们大声的呼喊“你们两个再不来我们就全吃了!”,他梦到了专属于阿根廷的蓝天白云,和青草的味道,还有那时候的年少轻狂,说好一起在未来的一天带大力神杯回这片视足球为生命的土地。


大力神杯。


阿奎罗在半夜惊醒。


大力神杯。


他弯起膝盖用手环绕,把自己紧紧地抱住。


大力神杯。


阿奎罗想起了那个一路步步为营,一路披荆斩棘,一路努力一路欢笑一路充满希望的冬天。那个最遗憾的冬天。阿奎罗还清楚的记得在那个寂静的冬夜,谁都没有力气说一句话的寂静房间里,坐在他身边的莱奥轻声地对他说


“kun,我真的带不走它了。”


阿奎罗不记得那天晚上莱奥是什么时候上床睡觉的,也不记得莱奥到底有没有说了些别的什么,他只记得那晚的电视里一直播着世界杯冠军,世界杯冠军夺冠,世界杯冠军颁奖典礼,世界杯冠军采访等等等等与世界杯冠军有关的一切,而那些人,不是他,不是莱奥,不是他的兄弟们。阿奎罗觉得眼睛酸酸的,却不知怎么的,流不出泪,只是呆呆的坐在那,看了一夜。后来的后来,又四年过去了,莱奥决定离开国家队,离开这些自豪又沉重的期待,离开这片热情又悲情的蓝白,以后的他只是默默的看着,祈祷着,盼望着,却无论什么都再与他无关,无论什么结果他都再无能为力。莱奥在国家队的最后一晚,依然寂静的房间,阿奎罗沉默的坐着,莱奥早就告诉了他离开的事情,但他还是不能接受,或者说,不想接受。莱奥转身抱住了阿奎罗,在他耳边轻轻的说


“kun,你看,四年前我果然没有说错。”


阿奎罗在听到这句话后眼泪绝提,比四年前的绿茵场上哭的还要难过。他最爱的莱奥,他最爱的莱奥最想要的金灿灿的糖果,他自己拿不到。踮起脚尖,伸长手臂,怎样努力也拿不到。可是,最爱莱奥的他,同样拿不到。他想起了四年前的自己,想起了自己为什么流不出泪。也许那时的自己还是心存侥幸的吧,还是宁愿相信着四年后的那一天,他和莱奥一定会把那个金灿灿的奖杯带回阿根廷,成为装点蓝白之间的最璀璨的光芒。可是现在,一切的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他们,都再无机会。


阿奎罗在有点凉意的夜半,缩在被子里在床上坐了很久,一直想着最后的那两届世界杯。他想,这是他这辈子都跨不过去的一道坎。虽然莱奥和他说过,没有缺憾怎么叫人生。可他还是不愿意,不甘心,不死心。阿奎罗觉得整个后背已经麻木到没有一点感觉,他慢慢的躺下,看到窗外微微泛白的天色,忽然很想莱奥。抓过手机,打了电话过去,明显没睡醒的声音喃喃的说着喂,软软的,听的阿奎罗莫名的安下了心。


“leo,我想你了。”


“。。。我才走了一天。你是自己睡不着么!”


“才没有呢!”


“那是做恶梦了?”


“不。。。不是。”


阿奎罗觉得虽然和做恶梦的结果是一样的,但这也不算是噩梦吧。嗯,不是。


“kun,多少年了,该过去了。”


莱奥在那边沉默了一下,淡淡的吐出这句话,像是在阿奎罗的心上不轻不重的给了一下,打破了阿奎罗那颗像是饱满浆果的心,一瞬间,酸酸涩涩的。


“你。。。你说什么呢,我才不知道呢。”


“别装了,我还不知道你嘛。”


阿奎罗小心的吸了吸鼻子,不想被莱奥听到。


“好啦,一把年纪了哭什么哭。快去睡觉,睡醒了我就回去了。”


“嗯。”


阿奎罗挂掉电话,缩在被子里,在天色大亮的时候沉沉睡去。梦里他想,为什么我不说这个人却什么都知道,为什么这辈子就输给了这个人,为什么输的如此,心甘情愿。


阿奎罗继续做着梦,依旧是零星的片段。他梦到了那年的奥运会,一头长发的少年们在绿茵场上肆意的奔跑欢笑,那枚金镶玉冰凉又温润的触感清晰异常。他梦到了看着冰糖葫芦时莱奥闪闪发光的眼睛,和被酸的呲牙咧嘴的样子。他梦到了美洲杯时跳到他身上怒吼的莱奥,和那个满是汗水与热度的怀抱。他梦到了联赛相遇时他总是不自觉的想要退到一边静静的看莱奥舞蹈的心情。他梦到了英国总是阴郁的天气,他梦到了马德里全年不停歇的喷泉,他梦到了巴塞罗那,他梦到了布宜诺斯艾利斯,他梦到了罗萨里奥,他梦到了独立队的小小训练场,他梦到了赤脚踢野球时地面炽热的温度。他梦到了没有那个人参与的短暂岁月,毒辣的阳光,干燥的热风。他梦到了与那个人一起的大半个人生,绚烂的彩虹,绵长的流水。


阿奎罗睁开眼时已经快要正午,他揉揉眼睛走出卧室,看到的就是那个人,那个在自己的梦里不断出现的那个人。但不是那个绿茵场上的精灵,他围着格子围裙,在灶台边和各种蔬菜肉类较劲,现在的他只是一个平凡到不能再平凡的简单的,阿根廷人。现在的他不是属于全世界的球王梅西,只是他一个人的最爱的莱奥。


“哦,你醒了,真够能睡的。快去洗漱,吃饭了。”


莱奥端着一盘菜转身,看到傻傻的站在一边的阿奎罗,无奈的笑笑。阿奎罗看着他也暖暖的笑开,走上前抱住他,轻轻吻在嘴角。看到一边小心的端好盘子一边努力想要推开他的莱奥,阿奎罗心满意足的松手去洗漱。他还是和以前一样喜欢小小的作弄莱奥,看他懊恼的样子,也许只有他知道,那样的莱奥真是可爱到不行。


“啊对了,蒂亚戈说下午要和本哈明来看看。”


“这两个小子,休假这么久才想起我们来嘛!不见不见!”


阿奎罗含着一嘴的肉口齿不清的抱怨着。


“你爱见不见,人家又没说是来看你的。没准是想我了呢,哼!”


“哼,你要这么说那我还偏要见!”


“随便你~”


莱奥嚼着肉掩饰着小小的得逞的笑容,笑阿奎罗还像个小孩子一样好骗。他却不知道他们两个都像是没长大的孩子一样。


每次蒂亚戈和本哈明来看他们都要有的一个环节就是被这两个老球王考察球技。于是在那个暖洋洋的秋天的午后,在家附近的那块小球场上,这两个已然接了他们的父亲的衣钵,承了他们美名的球星认真的展示着他们引以为傲的一切。阿奎罗因为昨天晚上没有睡好,慢慢的躺到了草地上昏昏欲睡起来。他又一次的做起了断断续续的梦。他梦到了捧了世青赛金球的莱奥大笑着指向他,那时莱奥18岁,他17岁。他梦到了奥运会结束后他们两个搭着各自的肩膀大声的唱着跑了调的阿根廷歌谣,那时莱奥21岁,他20岁。他梦到了美洲杯最后的失意落寞,紧紧的拥抱,轻声的安慰,那时莱奥24岁,他23岁。他梦到了世界杯后留下的眼泪和莱奥红红的眼眶,那时莱奥27岁,他26岁。他梦到了莱奥离队的欢送晚宴,他借着醉酒深深的吻着他,不愿放手,那时莱奥31岁,他30岁。他梦到了和他一起打实况还是耍赖着要赢最后一盘才肯去睡觉的莱奥,那时莱奥38岁,他37岁。他还梦到了好多好多,只是这次,他轻轻的笑出了声。


莱奥听到轻轻的笑声,扭头一看原来是阿奎罗。莱奥伸手推他,想这个傻子到底做了什么美梦。阿奎罗被莱奥推醒,眨眨眼睛恢复着焦距。慢慢看清了身边的莱奥,有点泛白的头发,可眉眼依旧是少年时的模样,笑起来能温暖整个冬天。他又看看不远处奔跑的两个已经不算年轻的孩子,像是他们年轻时的样子。他又一次的轻声笑起来,推一把旁边的莱奥,眼睛亮亮的,像是天边的星。


“呐呐,leo,实况还是我比较厉害,输给你是想你快去睡觉啦,哈哈哈~”


莱奥听着阿奎罗完全不着边际的话,摸不着头脑,傻愣愣的看着他,结果被他一把揽到怀里,紧紧抱住。


阿奎罗想,他们年轻的时候只有为了国家战斗的时候才会在一起。回到俱乐部,为了让自己更好的成长,阿奎罗没有选择和莱奥成为队友,而是成为对手,甚至为了更好的以后远走英国。退役回阿根廷之后也不在一起,只是偶尔联机打次游戏,直到现在,他们才能好好的陪在彼此身边,寸步不离,像小时候一样在绿茵场上晒太阳,看儿子们踢球,说着看那小子和你年轻的时候一样。阿奎罗想,他们真的错过了太多太多的时间。不过,还好他们现在能够这样相互陪伴,不再关心球王是谁,属于他们的时代早已过去,现在的他们只是两个相依为伴的,几乎把整个人生都赔给了彼此的,白发苍苍的老人。


阿奎罗摸摸莱奥依旧柔软的头发,抛开了有点酸涩的心绪。他想,有一个人能陪你从少不懂事到初长成人到父爱如山到幸福美满再到孤苦伶仃,有一个人能陪你默默无闻同看凡世风景,能陪你世界之巅共度风风雨雨,又能陪你归落尘土齐享事事平常,你做什么我都会支持你,你在我眼里好过世上任何,这样的人生真是何其有幸。人一辈子能遇到几个这样的人,有的人,穷极一生都得不到。


阿奎罗抱着莱奥又说了好多好多,但是莱奥全都记不清了,唯一记得的一句就是


“leo,有你在,真好。”


微凉的秋风吹得树叶沙沙作响,讲着谁的陈年往事,叹着谁的似水年华。






這真是太甜了!!!

左右都是CM:

米又又:

【CM】sweet dreams inside

•Late happy Halloween, people!
•梗与左太一致的,Vampire!Cris/Ghost!Leo 小段子

Leo注视着街角路灯下哭着闹别扭的小男孩。金色的头发因为在父亲怀里磨蹭变得乱糟糟的,光泽像蜂蜜一样。小脸憋得通红,大大的眼睛蓄满了泪水,显得可怜而可爱。但是他抽抽噎噎地带着哭腔抱怨的话就有些伤人……不,伤鬼了。
“我,我不要披着床单,这一点,一点也不酷……”
Leo一脸难以置信地转头看向了蹲在背光角落里精心地磨着指甲的Cris:“你们这里的孩子怎么回事,鬼难道不应该就是这样的吗?” 他撩起了垂到脚踝的虚无的白床单,露出了苍白的腿和——不知道为什么颜色非常鲜艳的裤衩。
Cris挑起了一边眉毛。
Leo叹了口气:“我随手从柜子里拿的旧衣服,反正外面披着白布……”
Cris大声批评到:“你的时尚品味让我想死。”
Leo毫不服气地针锋相对:“说得你好像没死一样!”
斗嘴的一鬼一吸血鬼突然在沉默了几秒钟之后爆笑出来,Cris站起来隔着白布揉了揉Leo的头发:“行了行了,小鬼,让我们去捣蛋吧。”
Leo耸肩:“我更想直接去要糖而不是制造恐慌。”
Cris用尖尖的指甲戳他的背:“今天怎么会有人吓到呢?”

事实证明也是有鬼会被裂口女和会动的蛇发吓得逃之夭夭的。Leo扶着墙呼吸着对他来说其实不存在的空气,叼着随手顺来的棒棒糖压惊。Cris跟在后面笑得嘎嘎的。
“你真像大乌鸦。”Leo对着他翻了个白眼。
“吓坏了吧,小白球?”
“都是什么鬼啦,美杜莎?美杜莎勉强可以算,可是为什么会有能喷火的机器人……”
“那是X铁侠,我们一起去看的电影,不记得了吗?”
“我更喜欢比较写实的作品,比如婴儿怨之类的。”
Cris忍不住回了个白眼。他从Leo身上摸出了一粒番茄软糖嚼了起来,牙齿被汁液染得血红。
“想要的话自己去讨啊!”Leo跳,不,是飘起来打了他的头。
“是你不让我今天狩猎的。”吸血鬼故意捏出了委屈的音调。
“今天可以吃糖。而且你可以二十年不吃东西,而不是两天,吸血鬼R。”
“我没有你的……身材优势。”
Leo这次踩了他一脚。
吸血鬼一把搂过了身材矮小的幽灵,把兜在他身上的白床单扯走。
“我的天,你要剪头发了。”他看着幽灵微妙地不知道为什么会生长的卷发感叹了起来。“这样看起来真土,你的被单呢我想再给你盖回去。”
Leo没给他机会,他踩在Cris的脚上颇有气势地拉住他亮粉色的衬衫领口。
“你到底要不要接吻?要还是不要?”
Cris用行动说明了选项。
他不得不承认幽灵的卷发虽然不时髦,但让他看起来更像个挺可爱的孩子。
“Leo,我饿了……”他危险地在鬼魂耳边诱惑地说。
Leo把他推开了:“我还没要够糖。回去再说。”
Cris无奈地跟在他后面:“万圣节一年就有一次啊Leeeeeoooo……”
两个鬼还是挨家挨户地敲门走过了两个街区,Leo收集的葡萄味珍宝珠在他的被单下面愉快地互相碰撞着。期间两个人过于“经典”的造型也被路过的兔女郎和猫女吐槽了一番。
“那个男孩子是在演吸血鬼日记吗?”她们窃窃私语。“嗯他弟弟是……迪士尼的那个什么幽灵?很可爱的那个?”
两个鬼默默地在心里翻着白眼。
不过显然中老年人还是很吃这一套,起码Leo收获颇丰。他也就原谅了小孩子们扮演成各种超能力者和动画片里的角色的行为。
他又拆开了一粒糖。
“我们过会儿去吓那些恶作剧的小混蛋吧。”Cris指着远处追着小女孩跑的十几岁的男孩子。
“夺取他们的糖作为惩罚。”Leo点了点头。“今天是我们的节日,我们的形象可不是这么被败坏的……”
“你还有那个黑加仑味的糖吗?”Cris突然问。“那个怪好吃的。”
Leo摇了摇头:“我在吃最后一颗。”
Cris只好勉为其难地从Leo嘴里尝那酸酸甜甜的味道了。
“所以我说你不需要在今晚狩猎,可做的事太多了。”Leo轻轻地说。
“嗯,我现在想的事也不是非要今晚……每天都可以……”吸血鬼舔着鬼魂冰冷的耳廓。
Leo露出了明亮的笑容。他抓住了吸血鬼的手指。
“但是这件事只有今天可以做。”
吸血鬼和幽灵在路灯下牵着手,穿过稀奇古怪的人流,南瓜灯照亮了积起露水的草地,空气里飘着甜甜的巧克力味。绿巨人和眼睛特别大的杰克打打闹闹,豌豆射手朝僵尸丢着巧克力。父亲抱着已经睡熟的金发男孩,白色的床单温柔地裹着孩子,他的眼泪已经干了,在恬静的梦里露出笑容。
“万圣节快乐!”人们互相祝贺。
“还不赖吧?”幽灵用拇指挠了挠吸血鬼的掌心。
“如果有个房间就更好了。”Cris微笑着说。
“那我们走着去找一个吧,夜还很长。”
“是啊,夜还很长……”



fin

大爺整個把我的暖爐擋住了😂😂😂 

找不到正面,側面頂一下.....是有多冷啊,你是英國狗的說.....